老师挤我奶子

老师挤我奶子 6集全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跪求《黑客帝国》第一部、第二部、第三部观后感~要求将这三部影片融入到一篇观后感中,字数不少于两千字。

已发到你邮箱,注意查收。



世界上的知名黑客有哪些?

Kevin Mitnick:黑客之神 Kevin Mitnick,世界上最著名的的黑客,有人视他为偶像,有人说他是魔鬼。今年2月, Mitnick结束了5年的铁窗生活,被假释出狱。但对这个曾在电脑和网络上横行无忌头号黑客来说,严格的假释条件使他出狱后的生活极为困难:他被禁止使用电脑、软年、网络、与网络相连的电视机或其他任何用于处理计算机系统及网络电子装置。 “光辉”的少年黑客史” 13岁时,Mitnick就被视为电脑天才,他用学校的电脑闯入其他学校的网络,结果受到惩罚——被勒令退学。这是Minick第一次进行网络侵袭,并从此开始了他的黑客之路。 不到一年的时间,Mitnick胆大包天,居然闯入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电脑主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又无声无息地溜了出来。Mitnick觉得自己“就像詹姆士.邦德”,像摩托罗拉、SUN、富士通;NEC、诺基亚、Novell 等企业巨子都未能逃过他的“魔掌”。 之后,Mitnick又开始对联邦调查局的电脑网络兴趣大增,在里面“大闹天宫”,谁知“小猴儿”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被Mitnick弄得狼狈不堪的特工们凭着最新式的电脑网络信息跟踪机,最后将他缉拿归案。Mitnick成了世界上第一名电脑网络少年儿犯。 1988年,不知悔悟的Mitnick再度被捕,并被判处一年徒刑。这次的原因是数字设备公司指控他从该公司网络上盗取了价值100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该公司400万美元的损失。Mitnick出狱后,联邦政府再也不敢对这位超级黑客掉以轻心,对其进行严密的监视。Mitnick安分了一段短短的时间后,心痒痒地又到网上寻找攻击对象,甚至包括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愤怒的下村勉帮助联邦谳查局再次将Mitnick送到上法庭。1995年2月,心有余悸的三位美国联邦法官一致否决了Mitnick的假释要求,Mitnick只能老老实实地在监狱里呆着,一呆就是5年。 他无法销声匿迹 Mitnick再度入狱的事件被公众媒体大肆渲染,一时间,这位离经叛道者在不经意中成了 “英雄”的代名词。他的经历、他的天才、他的态度,都成为媒体宣传的重点。在他入狱后,一些计算机黑客聚集在联邦法院门前示威,为解救Mitnick大声疾呼;在纽约、芝加哥以及其他城市都有抗议Mitnick案的示威活动;在Mitnick服刑期间,他的支持者和崇拜者们为他成立了专门的组织;一个叫freemitnick.com的网站还用倒计时的方式计算他出狱的时间。 Mitnick也没有保持缄默,他公开为自己辩护:“我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网络入侵者,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贼,我只是未经允许就复制了别人的东西而已。”但是,这句话只会让那些被他盗取了别人的信用卡号码、软件、电话号码和其他数据资料的人更“怒火攻心”。 五年铁窗,一朝醒悟。Mitnick在参加了参议院的听证会后说:“虽然我被判了5年牢,但如果国家希望我将计算机方面的知识贡献出来,我会答应的。” Mitnick真的洗心革面了?目前还没有人敢下结论。但至少他现在已在帮助美国对议院完善一份保护网络安全的法案并根据自身的经验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一直有攻击网络的冲动——即使在监狱里,为什么? Mitnick:智力上的挑战、逃脱的快感以及对知识的要求,都让我着迷。 记:你曾是黑客,但现在你却被邀请参议院为他们的网络安全法案作证。 Mitnick:在我出狱后几个星期,我就被叫去参议院加听证会了,参议员们希望通过立法来保护联邦政府的计算机系统,我提出了几个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的安全危险。 记:比如? Mitnick:比如一种被称为“社交工程学”的非技术性攻击,即通过打电话发电子邮件给某些人来获取你要的信息。欺骗知情的人员以获得机密信息,是很容易的事。 记: “社交工程学”?那似乎是为欺诈行为安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字。 Mitnick:没错。要说服别人给你信息如社会安全卡的号码等,你得和他们先建立信任关系。 记:你认为应采取什么步骤来制止网络盗窃行为? Mitnick:我认为政府应当建立一整套使用生物统计鉴别的中央数据库,比如DNA。这样可消除大量的盗窃行为。任何人都可通过电话来获取信息。我的朋友也有手机,他告诉我说,他可以用手要来上网浏览账单和收发信息。我觉得很惊奇。我问他的手机公司如何识别他的身份。他说,手机公司会让他提供账号和社会安全卡号码。我听了以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记:因为你觉得所谓安全是个笑话? Mitnick:对,这样的身份鉴别太差劲了,任何有不良企图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得你的社会安全卡号码,从而获得你的账单的复制件。 记:现在偷取信息比以前是否更容易了? Mitnick:是的。由于网络普及,使受害人的数目增加,大多数的人没有意识去正确设定他们的系统。许多软件产品存在容易被击破的安全漏洞,这些漏洞导致了犯罪的发生。犯罪者不但可以在网上盗取机密的信用卡号码和发展研究项目的信息,还能进入网络服务器去订购产品。 记:你有没有考虑过去以合法的途径,将你黑客技术提供给那些几年前被你攻击过的公司? Mitnick:如果你可以帮我企业改善它们的安全系统并使它们的安全意识提高,那是件好事。我希望能成为一个安全顾问,但现在我没法实现这个愿望,在2003年以前,我不能碰任何计算机和所有当今流行的新平台比如Windws NT和Windows 2000,我也不能为任何与电脑、网络扯上关系的公司及个人工作或合作。 记:你有没有想过为政府工作呢? Mitnick:我不愿意看着自己成一个网络警察并加入美国联邦调查局,我不愿意成为一个告密者,因为我认为他们自身并不正直。 记:现在有很多黑客以你为偶像,特别是年轻人。我认为你值得被这样看待吗? Mitnick:的确有很多人视我为英雄,当然也有很多人讨厌我——那些不了解我的人。我没有预料到这些,因为我本身是个谦虚的人。我不是一个怪物,我只是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攻克障碍并解决难题而已。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来信问我:“你能不能教我攻击技术?我想黑我的学样。”我看了后笑个不停。 记:你给他们建议了吗? Mitnick:我鼓励他们在自己的系统上练习。买一部桌面电脑,在它上面运行Linux或Unix。他们可以在家里建立自己的网络,攻击自己的电脑,一样可以从中获得乐趣,而且也可以避免触犯法律。 记:你认为人们应该怎样看待你? Mitnick:我想恢复我的名誉,人们不应该再把我看作是“最声名狼藉”的人。但我不知道我否能改变这种状况。我曾做过错事,我攻击别人电脑。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并因此付出了代价。但我不同意对我的指控和惩罚全都是对的,我愿意接受惩罚,我愿意改过自新,但我不愿意自己作为一个美国公民的权利被剥夺。

友情链接